科学学习网永久域名www.no-god.com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章

灵魂与皮囊散文

科学学习网 2021-03-22 文学网 文学体裁 散文

灵魂与皮囊散文

  午间,窗外一阵蝉鸣打破了我那颗寂寂的心,“呯”的一声,心花怒放。于是放下书,揉揉发酸的眼,热血涌动着,是不是该随着这样的热闹来一段广场操呢?伸伸腰扭扭臀,随着夏的主打曲,舞动一下久未舒展的肢体,况且我的皮囊也正巴望着眼投出殷殷的希望,等待我的积极响应。

  我的皮囊比较乖巧,从不要求锦衣玉食,但它有个美好的愿望,就是希望我每天能够分配给它些许的时间,让它自由自在地左三圈右三圈,伸伸手踢踢腿,毫无牵绊地舒展一下筋骨。

  一个灵魂、一个皮囊组成一个我,可我总是一碗水端不平,做不到既修身又养性。闲暇之余,极少在皮囊上花心思。一杯三合一的咖啡,加上几本的书,如果讲究气氛的'话,再来点古典音乐,坐在靠椅上,晃悠悠地捧着书,供灵魂吸食。

  那方方形形的文字,有着化石点金般神奇的魔力,可以把顽石点化成通灵宝玉,可以把稻草点化成佛祖案前的一根灯芯,现在又把我的灵魂点化得如琪花琼草般超凡脱俗。

  其实我的灵魂也没什么欲望要求,文字是它一辈子戒不掉的瘾,只要有文字的滋养,它就满足了。如若我的灵魂有浮士德那么种永不满足的追求精神,恐我娇小的皮囊也装不下那么高尚的灵魂,而那种追求撑握不好极有可能成为一种无止境的贪欲。若我的灵魂热衷于金钱的追求,恐我的皮囊也会因疲于奔命郁郁而终。我应感谢我所拥有的灵魂这么知性、优雅、脱俗,所以我也乐意随它的愿。

  最近,我是忽视了皮囊的美好愿望,也有一年半载的时间,没带它去亲近广场操。广场舞、广场操的兴起,有着它一定的道理,一群三姑六婆聚在一起蹦蹦跳跳,不但能强身健体,而且还慰藉了一颗颗孤独寂寞的心。记得身体欠佳的那一段时间,在姐妹们的竭力劝说下,我也咬咬牙,下了狠心扔下书本文字,拎着皮囊晚晚赶七点半的广场操,像上下班一样准时认真,亦不早退。挥汗如雨的干劲,把一天的积在体内烦忧苦闷等等毒素用汗的嘴含着带出体外,等凉风用薄薄的唇吸走了浑身的汗污,嘱它吐到到九霄云外,不污染空气,方觉痛快淋漓。跳了一年外加小半载的时间,皮囊强壮了,四肢也发达了。

  那段时间,在我强身健体时,却忽视了灵魂的需求,灵魂因不到方块文字的滋润而萎靡不振。因厚此薄彼而愧疚,于是我便落下了恍惚的空虚症,想给灵魂喂养些方块字,就不能去跳操,但不跳操的晚上,也不能安坐,踩来跺去地,皮囊已在这一年半载的时间里养成了习惯,到点如没手舞足蹈,挥汗如雨,便恍惚得很,全身的肉都在跳动着指责我灵魂的自私。

  这些矛盾的存在,只因时间有限,安排不下两者的需求,我掐来算去地还是不能妥善安排两者的需求。

 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。权衡利弊,觉得皮囊尚且健康,而灵魂却急需抢救。也只有暂时放弃皮囊左三圈右三圈的要求,全力以赴拿起了书本喂养灵魂。这下可好,灵魂如鱼得水,扑通一声一头扎入在文字的海洋中,蛙泳、仰泳、蝶泳,尽情畅游,就是不肯上岸,我只好隔岸观看,但我也乐于这样的等待。

  灵魂又得到了文字滋养,渐渐丰盈了,红红润润的,见花花媚,见草草娇。还时常把我弄得像个作家,时有文思如泉眼汩汩。一年半载又过去了,灵魂畅快了,皮囊却又僵化了,脚指头又开始以抽痉抗议。

  哎,总不能两全其美,时间就只那么一点。白天除了上班,其他都用来游车河、打车战,因为家离单位有些远。上下班时间,所有的车都从车库移到机车车道上,如巨蛇慢慢地游动着,三车道可以挤出五车道,几条巨蛇扭在一起撕咬着,谁也不让谁,经常扭成一团,磕磕碰碰地,受了伤,全游不动了。

  晚上好容易到家,缠绵于茶油酱醋,陶醉于锅碗瓢盆,花去了个把钟头,然后再修修整整收拾心情又用去了些许时间,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时间花费。如果把剩余的时间安排给皮囊活动,给灵魂养分就要挤睡眠的时间,但我又好睡,睡虫一来打招呼,我便欣欣然地响应,美丽的蝴蝶正停在梦的枝头等我前去赴约。况且足够的睡眠还可美容养颜,亦省去一大笔的美容费用。

  讲到美,凡是女子没有不爱美的,皮囊保养得好,不易衰老,脸娇身材好,不语倾城,至于灵魂如何,丰盈不丰盈,那是后话。我的皮囊虽然身量不够婷婷,但五官尚可,大抵排列整齐。即使这样我也爱美,只要有人凑近我看我都会心怯,怕她读我脸上的岁月,但我又比较恐惧那些化学用品,极少动用它们来填补脸上的沟沟壑壑,尽量做到全天然无污然。

  我的灵魂和皮囊其实还是十分友爱的,皮囊疲惫不堪时,灵魂便呈上一碗心灵鸡汤;灵魂空虚时,皮囊便带它游山玩水,让灵魂放飞于霞姿月韵之中。

  灵魂与皮囊,唯携手共进,维持一个独一无二的我,它们一旦失衡,就谈不上“健康”二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