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学习网永久域名www.no-god.com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章

橡树散文

科学学习网 2021-03-22 美文 散文

橡树散文

  橡树,栎、柞也。居北国,在我的家乡,沟壑巅峰,岸丘崖壁,满山磨岭,比比皆是,芸芸众生,如同平民百姓,只要有人类的存在,就遍布它的影子,太熟悉太平常不过了。在山区长大,打童年就熟悉它,生活里也经常接触到它,应用它,离不开它。最直接的就是灶下之物——烧柴,以至于家什把,农具,直至盖房子用的杆杆棒棒,打家具等。

  橡树,一度也曾厌倦过。听老辈们讲,伪满时他们被日本鬼子抓劳工,吃的就是橡树种子磨成的面粉橡子面,这东西苦涩难咽,吃多了要积累中毒的。我的童年,赶上我们国家吃二两粮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生产队在我们家的老屋安了一盘大石磨,一头毛驴绕着那圈走不到头的磨道成天的转,那位年长的街坊伯父将枯黄的,浸湿了的,片片张张的勃勒叶子一把一把的欻进石磨眼里,然后再从磨出来的浆液中过滤出细面子,分给社员做口粮,大家管它叫带食品,顾名思义就是代替食品的没有营养的食物,屯里一个同龄妹妹就是因为这东西吃多了,大便不通,没有看到今天的生活的。

  拜读中国当代女诗人舒婷的那首抒情诗《致橡树》,对这一平常之物深为了解,增加了好感,直至另眼看待,认识到她的韧拔个性和博大生机。

  家乡村落都是依山而建的,缓山坡岭到处都是橡树中最常见的一个品种尖柞,不管是沙土岗子还是砬头风口,到处都生长着。锅上米,锅下柴,农家过日子两件大事,在电的`能源还没有充分开发的年代,柞树担负两件大事之一,烧柴的大部,是赖以生存的生活消耗物品之一。柞树作为做饭和取暖的烧柴一茬茬的被更新砍伐,又一茬茬的发出新枝长大,周而复始,永葆旺盛的生机。

  感到新奇的是橡树做的木桶,想到我童年时见到过的木头箍的原始水桶的样子,那么沉重笨拙,提起都很费力,别说担水啦,没想到橡木桶因窖酒还能出名。听说世界上那些著名的轩尼诗、马爹利、拿破仑、人头马等红酒都是通过橡木桶窖藏出来的。在英格兰酿酒史上记载,在十七世纪,英国的制酒商为避麦芽税,制作大大小小的橡木桶,盛装酿出的红酒藏在山洞里,一年后,取出发现酒的颜色变成金黄色,酒的味道异常香醇,并伴随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芬芳味,后来发现是橡木做的盛酒器具在葡萄酒贮藏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,后来橡木桶又被创作成一件盛酒的艺术品,体现葡萄酒的悠久文化,走进品位生活,登上大雅之堂,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真没想到,这坚硬粗涩的橡木,竟然是助它物成名的背后功臣。

  家乡有个吃勃勒叶饼的传统习俗,每年农历“六月六”这天,农家大嫂上山采回勃勒叶,即橡树的一种,学名槲树的鲜嫩的叶子,将高粱米面或者是玉米面调成糊状,摊在勃勒叶子上面,那正值北方农家芸豆下来的时候,夹上芸豆馅,摆到锅内蒸熟,有特殊的一种清香。习俗源于何年代,没人说得清楚,但一直不能让山里人忘怀,延续至今。

  像树叶,你不好吃,但你也会借它物把清香留给人们。

  橡树品种很多,我们家乡常见的有尖柞、槲树、青棡子等。尖柞、槲树擅长在山皮裸露的瘠薄的阳坡土壤上煎熬,青棡子在阴冷潮湿的背阴坡上茂盛生长。我的家乡因柞树多而成为柞蚕的故乡,家乡的山上,到处都可以见到马架窝棚遗址,那是蚕民看鸟背雨的地方。柞树叶子,一茬茬的被柞蚕吃掉,裸露光枝,又一茬茬的萌发,最后枝头一撮秋叶才是她自己积蓄越冬营养,赖以繁衍生存的求索。这里有几代从事柞蚕放养业的农民。柞蚕以柞树叶子为食把让它转化为蚕丝,成为家乡最古老的出口创汇商品。

  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唐朝大诗人李商隐写春蚕情深意长,至死不渝的著名诗句,演绎至吴玉章先生的“人至期颐亦不休.一息尚存须努力”的牺牲自我的奋斗精神传颂古今。

  橡树,你那苦涩的精华亦成为志者的励志食粮。

  家乡最高的山峰是步云山,海拔1134米。在波澜起伏的辽东半岛群山和丘陵中它浑宏壮观,秋霜、春雪都要比其他地方早来和推迟半个月。在它的西坡有一片从来未曾砍伐过的槲树,枝干九曲十八弯,癍痂错节,正如同舒婷形象的笔下:“象刀、象剑、也象戟”,脚下养护着厚厚的腐叶和油渍渍的黑土,裹覆着参差碌砺的山岩。

  我喜欢爬山,但不是为了去找那“山高我为峰”的感觉,喜欢站在高山上熟悉认知家乡一片片土地,一处处角落。我还爬过步云山区第二高峰,曾被称过母亲山的老黑山,海拔也是1000多米。开始上去,令我大失所望,那里根本没有“我为峰”的感觉,因为峰顶依然长满了两三丈高的老柞树,站到峰顶,脚下是刀背似的山脊,头顶依然树影婆娑,见到的是透进来筛网状的微弱阳光,骑着刀背似的山脊攀行,仍如同停留在爬山过程的林海中间。寻觅远山、山下河流和村庄,要透过林缝隙中寻找。我是陪同庄河电视台记者盛老师去的,我们在给山下景色照相,要透过密密夹夹的林缝隙中寻找位置。出于职业要求,追求画面完美,老盛提醒我别把死树橛子拍进去,我说:“要它,我喜欢这些原生态的青棡子树历练沧桑的感觉”。

  老黑山,葱葱茏茏,被如烟如云的绿色笼罩着,那里是辽南剩下的不多见的原始森林。它和整个步云山区一样,因海拔高,林密,物种丰富。有占据缓沟湿润沃土的野核桃林,有盘踞高山沟壑避风处盛开娇白如脂花朵的天女木兰,有借高枝腹压群芳的珍贵野果山葡萄和软枣……尽管如此,但凡大面积成片的林荫都是以青棡子这种橡树为主,它不挑剔生长环境,山脊,崖头,岩岗,除了那些有生长优势的地方,剩下的都成了它生存繁衍的地方。

  步云山区多冰川时期地理构造遗迹,每座大山峰下的坡岰处都有一溜自上而下的大石峤,巨石交错,俯山如泻,缝隙深不可测,底层偶能听得到倥珑的流水声,履历世纪风雨,乾坤沧桑。那是亘古留给辽南高山的一景,是橡树还没有征服的局部。橡树林与大石峤的结合部,是大山里物种生长黄金地带。那里常年有淡云缭绕,是沃土水气积聚的地方,那里是大山中最开阔的地带,视线最好,最阳光,橡树站在山峰上,岗头上,为其遮风挡雨,庇护着山坳,把通风透气的大石峤边缘处,把阳光、湿润、温暖推让给那些娇艳的树种,短翅卫矛、七角枫、天女木兰、灯台树春天,让它们先尝大自然的清新,让它们最早展现娇艳的身姿,绽泛绿绒,开遍如血如雪的花朵,把绚丽的显赫镶嵌在那高山间还披着疲惫的旧叶的橡林怀中;秋天,让它们最先解脱耸山的闷罩,先享金秋的的甘洌,让浓叶泛赤,果实潮红,先于自己红向万山。待苦霜殆尽,你尽在枯黄,还不时的撒播雾霭,留恋那山坳间,护着那里站在自己前头的抢眼的缤纷色采。

  我爱橡树,你虽然没有山花那样的烂漫和美丽,但却有海潮般滚动的葱茏和壮观;你虽然没有枫叶的嫣红和鲜艳,但却有与红日媲美的红遍万山的胸怀。我敬仰橡树,作为这个世界万物中最平常,最普广的一个,敬仰它旺盛的生命力,充实了这个世界,更敬仰它廉价与人类的付出。